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三国之最纵横 > 106 岁岁年年人不同

106 岁岁年年人不同

第二更。

——

去年皇甫嵩、朱俊、卢植、董卓奉旨讨黄巾,率天子之兵,威动海内,而他四人在当时也只是中郎将而已,如今张飞燕一个山贼反寇也居然能得此位,虽说“平难中郎将”和“黑山校尉”一样都是临时设立,类同将军里的杂号,不如左、右等中郎将尊贵,可亦足令朝野志士为之切齿了。

便是脾气挺好的刘衡对此也是大摇其头,私下里对荀贞说道:“中郎将者,国之重器也。孔子云:‘唯器与名,不可以假人’,今朝廷却将国家重器委与贼寇,实令志士心寒。”

荀贞心道:“这大约就是末世气象了。”

对张飞燕得任中郎将一职,他也是颇为“切齿”的。

表面上看,中郎将和中尉都是比二千石,实际上,中尉的地位远不如中郎将。中尉是郡吏,受限於一国之内,足不能出境,中郎将却是能被称为“将军”的朝中重将,二者不能相比。

杨凤、张飞燕先后投降汉室,接受了汉家的任用,虽说他两人不可能就此做一个汉家的忠臣,也不可能把到手的中山、常山、博陵诸郡拱手奉还,但至少冀州的这场乱事暂且告一段落了。

一方面在张飞燕的约束下,一方面也是为了消化所得到的地盘,魏郡的於毒、河内郡的眭固亦暂时收敛了兵锋,不再攻劫郡县,让洛阳朝廷缓了口气。

朝廷得以缓气,王芬却缓气不得。

张飞燕在得到朝廷的印绶任用后遣使赴高邑,递给王芬了一封措辞客气的信。

信里边主要讲了两件事。

一件是向王芬问好致意,张飞燕在信里说:从今往后,你我就要同州为吏了,你是冀州刺史,我在你的治下,希望以后你能多多照顾我。

一件是要粮,上边刚说过希望能得到王芬的照顾,张飞燕笔锋一转,紧跟着就老实不客气地“要照顾”了,他写道:为给朝廷消弭贼患,我费心尽力地招降各地叛贼,现已招降了二十万贼众,粮食不够吃,为了避免这些贼众哗变再叛、作乱常山,希望你能送我些粮食。

他的要求“不高”,只要求“谷二百万大石”,并说:“有了这二百万大石谷,燕就有把握保证半年内冀州不会生乱了”。两汉之量制有大石、小石之分,三大石约合五小石,按汉军中的口粮供给数额,每个士卒每月口粮为二大石外加六斗上下,二十万人,依此标准供给,一个月需粮五十二万石,张飞燕只要二百万石粮就保证半年内不作乱,确是“要求不高”。

但他这个“不高”的要求却让王芬气歪了鼻子。

一亩之地每年产粮二三大石,二百万石是近百万亩地一年的产量,固然,冀州是个富庶的大州,开发得早,耕地比较多,王芬就任后,虽然因为忙於兵事,尚未来得及查看耕地土册,然料来几千万亩地总还是有的,如是太平年间,紧一紧也就把这二百万石粮拿出来了,可现在是什么时候?去年黄巾之乱,全州几乎颗粒无收,今年麦子刚种下,张牛角、张飞燕又起兵作乱,州府连州兵、州吏都快养不起了,哪儿有粮食给他?

可不给也不成。

什么叫“为了避免这些贼众哗变再叛”,又什么叫“有了这二百万大石谷,我就有把握保证半年内没有贼乱了”?张飞燕话里威胁的意思丝毫不加遮掩。

如果望气能望来粮食,王芬天天都得上楼望气,只可惜望气望不来粮,没办法,为了求个太平,他只能屈尊和张飞燕这个“山贼”讨价还价,信使来往四五回,张飞燕给出了买得半年太平的最低价:“一百五十万石”。

——张飞燕的部曲实无二十万之多,现只有十余万众,而且他也不可能按每人每月二石六斗的份额供给全军,对那些老弱妇孺,能每天给他们开次粥,让他们有的吃、饿不死,就算他有良心了,换而言之,也就是说,他每月只需要十来万石粮就足够养活这十余万众了,之所以狮子大开口,一下要“一百五十万石”,他却是为了继续招兵买马、扩充实力。

“一百五十万石”,王芬也没有。

州府里拿不出这么多粮,他只能向州中的诸郡要。

冀州共有十个郡国,魏、常山、中山、博陵四郡现在贼兵手里,是不能指望了,巨鹿比州府还穷,也没得指望,他所能指望者唯有河间、安平、渤海、甘陵、赵五个郡国。

一百五十万石粮,刚好一个郡国三十万石,渤海是个大郡,并且因为临海,离内陆远,在上次的黄巾之乱和这次的黑山贼乱中受害都是最轻,可以多拿点,赵郡辖地最少,并且地狭山多,荀贞在此次平乱中又立下了大功,可以少拿点。

饶是如此,赵郡也被分到了十五万石的份额。

州府要粮的檄文下到赵郡相府,刘衡叫苦连天。

他对功曹魏畅、主簿乐彪大发牢骚:“去年遭兵灾,几无收成,幸赖皇甫将军奏请朝廷减免了冀州的赋税,又幸赖吾郡有中尉荀君,郡内方才得以休养生息,好不容易收了一季麦谷,本想着今年能过个安生年了,却没想到朝廷减免了赋税,张飞燕却又收起了粮谷!”

魏畅是赵郡本地人,对赵郡的感情比刘衡深,对王芬传檄要粮之令尤是充满抵触,他愤慨地说道:“今春二月,朝廷下诏,税天下田,亩十钱;而今郡里夏收方过,方伯又传檄要粮十五万石,这样下去,民不堪负重,早晚会再起乱事的!”